光谷再次借錢高科技人才買股權

京东商城的京东彩票入口在哪 www.yskxti.tw 激勵核心員工與企業發展同呼吸共命運

光谷再次借錢高科技人才買股權

  6月14日,光谷股權激勵專項基金二期計劃正式啟動,對接資本100億元,擬激勵萬名高科技骨干人才。過去5年,光谷已累計借給1250名核心人才2.45億元,用于購買公司股權。給人才戴上“金手銬”的14家科技企業得以迅猛發展。

  2012年,武漢出臺“黃金十條”,調動高校院所科技人員積極性。配合新政,光谷還啟動了一場龐大的股權激勵計劃,幫助科技企業留住骨干人才。

  股權激勵是企業對核心員工的一種長期激勵。員工通過購買公司股份成為股東,有利于人才與企業共同發展?!敖鶚諸懟彼浜?,但入股時動輒一次性幾十萬、上百萬元資金,讓不少技術人員捉襟見肘。

  2013年,光谷發起成立國內首支股權激勵專項基金,總額5億元,由湖北省高新產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托管。單個企業總申請額度不超過3000萬元,個人單筆借款最高不超過300萬元。

  第一個“嘗鮮”的是華工安鼎。8名員工向基金借款245萬元,認購了公司350萬股。借款沒有利息,擔保方式僅需以借款人的股權作為質押,最低支付借款金額3%左右的管理費,3年至5年內償還。

  東湖高新區科創局負責人介紹,早在2009年獲批國家自主創新示范區時,光谷就已成為股權激勵試點。同年,國內光通信巨頭烽火通信面對日趨激烈的人才競爭,首次試水股權激勵,200余名技術骨干獲得公司股份,成為國內第一家員工持股的央企控股上市公司?!爸皇塹筆憊夤然姑揮泄扇だ?,員工只能自籌資金?!?/p>

  2014年,烽火通信再度實施大規模股權激勵計劃,732名骨干管理層與核心技術人員,以7.15元/股的價格,買入公司2879.5萬股股票,總金額超過2億元。這是當時獲國務院國資委批準的央企股權激勵計劃中,人員規模最大的一次。

  6月16日,基金托管方省高投與資金保管方光大銀行,向記者共同出示了一份光谷股權激勵14家企業的“賬本”,上面詳細記錄著實施激勵的時間、金額、期限、余額、人數等信息。借款最少的企業有6人,最多的有326人。

  省高投集團董事長周愛清感慨:“雖然當時雪中送炭的這筆錢沒有利息,但從銀行還款記錄看,期內的670名科技人員已全部還款,沒有一筆逾期?!保ɡ钅?、龔學藝、于菲菲)

 

鏈接

“金手銬”畫出同心圓

圖為:國內最大的光器件供應商光迅科技,已實現從芯片、器件、??櫚階酉低車牟盜床季?。(張朋 攝)

  明清時期,晉商開創了近代中國銀行的雛形——票號。

  票號有一種“頂身股”制度,類似今天的員工持股,堪稱我國股權激勵的雛形。

  山西俗語云:“一厘生意自家人,百兩辛金(薪金)是外人”。沒有頂身股的伙計只支取薪金,最多不過百兩,因而股俸和薪金對伙計的激勵效果完全不同。

  2013年,中國光谷設立全國首支股權激勵專項基金,不僅支持“伙計”持股,還借錢給“伙計”入股。

  5年過去,被“金手銬”銬住的1250名骨干人才,給這14家企業帶來了什么?

  國企改革的“金手銬”效應

  2014年,首批向光谷股權激勵基金借款的5家企業中,4家來自“烽火系”。

  其中,規模最大的兩筆來自烽火通信和光迅科技,前者激勵總額超過2億元,涉及732名核心骨干;后者激勵總額1.25億元,涉及236名骨干人員。借款金額均達3000萬元,為股權激勵基金的“封頂”上線,借期3年。

  烽火技服與虹信技服也分別向基金借款1500萬元和500萬元,用于實施股權激勵。

  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信科集團副總經理余少華表示,央企上市公司實施股權激勵,是國企改革的一項重要舉措。光谷率先設立股權激勵專項基金,不僅是體制機制的創新,也為國企改革打通了一條留才路徑?!?014年,光迅科技股價超過39元,員工可按半價買進,每股19.5元左右?!憊庋縛萍家幻斡牘扇だ目萍既嗽被匾?,這些限制性股票共644.5萬股,占公司總股本3.17%。

  由于買股份需要一次性拿出一大筆錢,加之這個舉措太新潮,部分員工在觀望中放棄了激勵。

  2017年,光迅第一批股權激勵進入解鎖期,當時股價已超過77元,最高時達到80多元,所有激勵對象都賺到了錢?!澳悄昴甑?,公司啟動第二批股權激勵,大家就非常踴躍?!憊庋縛萍枷喙馗涸鶉私檣?,公司現有員工4000多人,其中重點研發崗位80%以上都有股權激勵。

  在光谷啟動股權激勵基金的5年間,烽火通信和光迅科技先后展開兩輪大規模股權激勵。光迅科技第二輪激勵金額達到1.66億元,烽火通信2018年的股權激勵金額更高達7.15億元?!骯饌ㄐ帕煊虻娜瞬啪赫?、尤其是5G背景下的技術與人才之戰,激烈程度可見一斑?!倍咝慮拼淳指涸鶉慫?。

  千余骨干年均離職僅1.8人

  2012年,華中科技大學機械學院教師黃剛,在時任校長李培根的鼓勵下,依托該校裝備數字化國家工程中心,辭職創辦武漢艾普工華科技有限公司。他的夢想,是成為國內智能制造領域核心工業軟件及工業自動化領域的領先供應商。

  公司初創,一缺資金,二缺市場,留人談何容易?!?015年以前,員工基本每年都是30%的流失?!被聘仗寡?,這一趨勢直到2018年實施股權激勵后才止住。那次的激勵金額為420萬元,員工向光谷股權激勵基金借了298.9萬元,解決了資金的70%,剩下自籌了30%。6個核心高管與骨干被“銬住”。

  股權激勵當年,艾普工華第一次實現扭虧為盈。今年上半年,公司已拿下6000多萬元訂單,超過去年全年。

  艾普工華現有180多名員工,80%為技術研發人員,70%為90后?!爸壩屑沂瀾?00強企業,一直想挖我們的首席架構師,實施股權激勵后,才把他留下。因為在創業公司持股,和在大公司打工的成就感是完全不一樣的!”

  湖北省高新產業投資集團有限公司董事長周愛清提到了這樣一組數據:過去5年,基金每提供1萬元給企業用于股權激勵,企業的納稅額就增加2.8萬元,凈利潤增加4.9萬元,研發投入增加3.2萬元,總資產增加35.22萬元,總收入增加39.6萬元。1250名激勵對象中,平均每年僅有1.8人離職。

  “這是個不可思議的效應?!彼?,這副“金手銬”從根本上提升了企業核心競爭力。作為該基金的管理機構,省高投5年來調查走訪了98家企業,協助其中70家設計了激勵方案,最終有14家企業的16筆申請符合放款條件。這些企業中,既有上市公司、上市后備企業,也有小型特色科技企業。

  股權激勵探索從光谷走向全國

  在向光谷股權激勵基金借款的1250名骨干人才中,最大一筆個人放款達到了273萬元。

  光大銀行武漢分行行長王彪介紹,通過對基金的資金監管,該行對這些科技企業及骨干人才,正基于信用評價,開通更為廣闊的金融通道。

  5年間,光大銀行累計為其中11家企業提供了28.9億元授信,金融產品涉及流動資金貸款、銀行承兌匯票、國內證、進口開證及保函等。

  與此同時,為骨干人才在住房按揭貸款、個人消費貸款及網絡公積金信用貸款等方面,提供更優價格和更快審批。

  過去幾年,北京中關村、上海張江、南京市金融辦、荊州高新區等多家政府機構,圍繞股權激勵前往光谷交流取經。其中,南京和荊州均參照光谷經驗,成立了股權激勵專項基金。

  2018年,省政府將股權激勵專項基金作為湖北自貿區第二批改革試點經驗,向全省復制推廣。(李墨 龔學藝 李天星)

責任編輯:梁唯雅